千年古韻看定窯
  • 時(shí)間:2024-06-27
  • 點(diǎn)擊:0
  • 來(lái)源:甘肅日報

北宋·定窯白釉五足熏爐

北宋·定窯白釉龍首凈瓶

宋·定窯白釉刻花洗

此定窯為甘肅省博物館藏,其器底中間豎刻“復古殿”三字,右側刻一“冬”字,目前為國內僅見(jiàn)。

(本文圖片由甘肅省博物館提供)

北宋·定窯白釉蓮紋長(cháng)頸瓶

北宋·定窯白釉雙耳貼像爐

  劉光煜

  近期,甘肅省博物館聯(lián)合定州博物館舉辦“定曜天下——定窯精品瓷器展”,展期截至7月18日。展覽不僅從定州博物館借展了120件(套)從唐朝至元朝的精美定窯瓷器,還特別展示了甘肅省博物館館藏的定窯、鞏縣窯、景德鎮、龍泉窯、德化窯、耀州窯等許多窯址的各類(lèi)瓷器40件(套),體現出“諸窯互鑒”之精神。

  一場(chǎng)定窯的尋瓷之旅,傳遞出關(guān)于定窯的歷史和知識,以及藏在瓷器里古人的觀(guān)念、情感和信仰,讓一件件文物展品詮釋出中國的瓷器之美。

  定窯歷史悠久,從唐代創(chuàng )燒到元代消亡,經(jīng)歷了近八百年歷史。定窯是我國歷史上最為著(zhù)名的白瓷窯場(chǎng)之一,是中華大地上產(chǎn)品質(zhì)量最高、生產(chǎn)規模最大、影響范圍最廣的精細白瓷窯場(chǎng),并被后人與汝窯、官窯、哥窯、鈞窯共同譽(yù)為宋代五大名窯。此次展覽分為四個(gè)單元,“譽(yù)出定州”“定窯之精”“定窯之美”“天下大白”等四個(gè)部分,分別講述了定窯的歷史沿革、定窯的獨特工藝、定窯的裝飾手法、定窯的造型藝術(shù)以及定窯的深遠影響等。定窯創(chuàng )造的“覆燒法”新工藝,對包括景德鎮在內的諸多窯場(chǎng)產(chǎn)生過(guò)巨大的影響。宋金時(shí)期,南北方很多窯場(chǎng)紛紛仿燒定窯印花、刻花白瓷,從而形成了一個(gè)規模龐大的“定窯系”。定窯雖屬民間窯場(chǎng),但因品質(zhì)優(yōu)良,“諸窯無(wú)與勝比”。從晚唐至金代一直承燒宮廷和官方用瓷,代表了這一時(shí)期中國白瓷的最高水平。

  定窯之名

  定州是古國都市,華北重鎮。新石器時(shí)代,即有華夏先民于此繁衍生息,春秋時(shí)期,齊國國相管仲筑城于此,戰國時(shí)期,中山國在此定都,中山國滅后,歸趙國管轄。秦國一統后,先后歸巨鹿郡、恒山郡,漢行郡國制,設盧奴、曲陽(yáng)等縣,復置中山國,西漢至前秦,盧奴為中山國都,后燕亦在此定都。北魏皇始二年(公元397年)置安州,天興三年(公元400年)改名為定州,定州由此得名。唐、五代為義武軍節度使駐地,宋為定州路、中山路駐地,明清為定州,受直隸省管轄。

  定窯遺址位于今河北省曲陽(yáng)縣,因該縣在唐、五代、北宋時(shí)曾隸屬定州管轄,故其境內窯場(chǎng)被稱(chēng)作定窯。該窯以燒造白瓷而名揚天下,產(chǎn)品造型規整,胎質(zhì)潔白,釉質(zhì)溫潤,多以刻、劃、印花和描金花等技法進(jìn)行裝飾。宋金時(shí)期,定窯成為北方地區聲譽(yù)最高、影響最大的窯場(chǎng),奠定了南青北白的宋代瓷窯格局。尤以清麗素雅的刻花白瓷與富麗堂皇的印花白瓷而聲名遠揚。

  定窯之精

  陶瓷是土與火的藝術(shù),由于窯爐結構、燒窯燃料及燒造工藝上的不斷改進(jìn),定窯瓷器在造型、釉色等方面呈現出不同的時(shí)代特征。為解決供不應求且北方少柴的局面,定窯窯工們逐漸改用煤窯燒制,并獨創(chuàng )支圈仰燒法與支圈覆燒法,在節約了燃料的前提下,大大提升了瓷窯生產(chǎn)力。支圈覆燒法創(chuàng )制后,便成為定窯主要燒制方法,燒成瓷器特點(diǎn)為器口沿無(wú)釉,別稱(chēng)“芒口”,胎體薄輕,圈足矮淺。支圈覆燒法對定窯與全國各地瓷窯產(chǎn)生了極大影響。

  在不斷向前發(fā)展的過(guò)程中,定窯逐步形成了以刻畫(huà)花、印花見(jiàn)長(cháng)的裝飾藝術(shù),此外還有貼花、剔花、描金等,有別于以釉色和造型取勝的宋代汝窯、官窯、哥窯和鈞窯四大名窯。豐富的裝飾題材,灑脫靈活的線(xiàn)條勾畫(huà),增添了定窯瓷器的藝術(shù)性。

  定窯之美

  白色是定窯最為奪目的色彩。定州白瓷自面世以來(lái),便深受世人喜愛(ài)。定窯白瓷,天下大白,流布海內外。但除白瓷以外,定窯也兼燒黃釉、黑釉、醬釉、綠釉、三彩等釉色瓷器,光華奪目,異彩紛呈。在漫長(cháng)的燒造過(guò)程中,定窯生產(chǎn)出種類(lèi)繁多、造型各異的精美瓷器。其中,既有日用品,如盤(pán)、碗、罐、盒、壺、枕等;又不乏風(fēng)雅珍品,以供文人雅士賞玩,如茶器、人物雕像等。

  從新石器時(shí)代的大汶口文化,到殷商時(shí)期,都有白陶的出現,表明當時(shí)人們對白色器物的追求,之后歷代有低溫白釉陶器,施白色化妝土的白瓷,都體現出人們對純凈的白色器物的喜愛(ài)。定窯自唐末期五代時(shí)便以高質(zhì)量細白瓷為主要產(chǎn)品。所燒瓷器不僅胎色白,而且胎質(zhì)細密堅致。這與窯爐燒造工藝提升息息相關(guān),北宋時(shí),定窯開(kāi)創(chuàng )了覆燒工藝,并改用煤為燃料,將窯爐溫度提升控制至1300攝氏度左右,進(jìn)一步提高了白瓷產(chǎn)品的質(zhì)量。

  唐宋時(shí)興煎茶、點(diǎn)茶,將茶葉磨成細粉,投入滾水煮沸。定窯茶器受到當時(shí)文人雅士的喜愛(ài)。定窯在器型上,在唐及五代有盤(pán)、碗、杯、盞、水注、瓶、罐、碗、盒、盂、瓷枕等多種器形。宋代除了唐代已有的器物外,主要增加了一些精美的仿生器物,如花瓣狀盤(pán)、碗、柳斗杯、海螺等,還有一些形象生動(dòng)的人物、動(dòng)物雕塑。定窯所燒造的日用品中,以食器中碗、盤(pán)與碟數量最多,且做工精美。定窯的花口盤(pán)、碗為其中代表,以金銀器為藍本,以蓮花、梅花、菊花等各種花卉為造型,反映出當時(shí)人們的審美追求。定窯罐、盒、壺與托、盞托、瓶為生產(chǎn)數量?jì)H次于碗、盤(pán)的產(chǎn)品。其中亦不乏精品,如白釉龍首凈瓶、桃形盒等。凈瓶為僧侶用物,用以貯水或凈手。定瓷中還有一類(lèi)產(chǎn)品頗為著(zhù)名——瓷枕?!熬孟奶祀y暮,紗櫥正午時(shí)。忘機堪晝寢,一枕最幽宜?!毕娜昭籽?,置一方瓷枕,便得一份清涼。晚唐五代時(shí),定窯便已生產(chǎn)白釉瓷枕,宋代時(shí),瓷枕工藝更趨成熟。此次展覽所展瓷枕釉色多樣,造型各異,頗具特色。

  定窯除大量燒制民間用瓷以外,還長(cháng)期擔負貢御、進(jìn)奉等官派任務(wù),燒造供官府和宮廷使用的瓷器。晚唐義武軍節度使王處存時(shí),定窯開(kāi)始批量生產(chǎn)“官”款瓷,后繼任者王郜、王都為表示對王處存、王處直所燒“官”款瓷的尊敬改款“新官”。北宋時(shí),“官”字款定瓷繼續燒造,因彰顯使用者的身份地位,受到皇室及官員們的歡迎。

  天下大白

  定窯自唐至元經(jīng)歷了數百年的盛衰發(fā)展:創(chuàng )燒勃興于唐,蛻變成熟于宋,繁榮昌盛于金,元末以后逐漸停燒。定窯燒制時(shí)期,引領(lǐng)了白瓷窯口的發(fā)展,其覆燒法、造型紋樣等因素,吸引了國內眾多窯口如景德鎮、磁州窯、耀州窯、德化窯模仿燒造和互相借鑒,共同進(jìn)步融合,推動(dòng)了國內制瓷業(yè)巨大進(jìn)步。隨著(zhù)海上絲綢之路的興盛,定窯產(chǎn)品貨販四海。

  景德鎮青白瓷的燒造成就,與定窯白瓷息息相關(guān)。靖康之變后,伴隨宋人南渡,定窯的制瓷工藝也隨之一道帶到南方,與景德鎮窯的陶瓷材料、技藝結合起來(lái),促成了景德鎮窯青白瓷新品種的產(chǎn)生。此外,景德鎮窯在南宋至元期間,多仿燒定窯的印花裝飾,包括盤(pán)、碗等器物,并使用定窯的覆燒法。

  定窯極大地推動(dòng)了中國白瓷的發(fā)展和完善,深受人們的喜愛(ài),也深刻影響了同時(shí)代和后世窯口競相仿制與出新。從紅綠彩的出現,以至后世青花、釉里紅、五彩等彩色瓷器的燒造,絕大部分采用清爽純凈的白色為底色起稿,這樣更加突出了彩瓷中各類(lèi)色彩的鮮艷斗奇,增加層次感。

  此次展覽除引進(jìn)定州博物館文物外,還展出了甘肅省博物館的40件文物精品,包括甘肅省內發(fā)現的定窯產(chǎn)品,此外還有鞏縣窯、景德鎮、越窯、德化窯、耀州窯等瓷器,充分體現了“諸窯互鑒”,共同形成了中國燦爛輝煌的瓷器文化。

  觸摸定窯

  展覽中還有一大亮點(diǎn):與觀(guān)眾互動(dòng),觸摸定窯的現代仿古瓷器。在展廳中設置了一個(gè)展臺,展臺放置固定在臺面上的數件高仿定窯瓷器,包括著(zhù)名的瓷兒枕,定州博物館鎮館之寶——蓮紋龍首凈瓶、刻花高足碗,以及未上釉的刻花玉壺春瓶等。觀(guān)眾們可以近距離觸摸高仿定窯瓷器,感受精致的紋飾和獨特的造型,而且還可從未上釉的半成品體會(huì )瓷器制造的環(huán)節,加深對展覽展出的文物印象。

  【展覽文物介紹】

  北宋·定窯白釉蓮紋長(cháng)頸瓶

  一級文物

  凈眾院塔基地宮出土

  高18.1cm,口徑6cm,足徑8.5cm

  定州博物館藏

  胎白質(zhì)細堅致,釉白瑩潤光亮。采用刻花技法。長(cháng)頸呈喇叭口,圓唇。頸中部飾凹弦紋三道,器內無(wú)釉。圓肩飾左右對稱(chēng)的菊花紋,前后飾方向一致的菊葉紋。肩腹交接處飾凹弦紋一道,腹稍鼓下收,腹滿(mǎn)刻三疊仰蓮紋。矮圈足,足底無(wú)釉,修足刀削痕明顯。

  北宋·定窯白釉龍首凈瓶

  一級文物

  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

  高31.8cm,腹徑12.9cm,底徑7.2cm

  定州博物館藏

  胎白質(zhì)細堅致,釉白泛黃,底足無(wú)釉。采用堆塑技法,小口長(cháng)頸,頸中部飾一相輪狀圓盤(pán),下頸束腰,圓肩鼓腹下收,圈足外撇。肩腹交接處飾弦紋三道,肩的一側塑龍首流。

  北宋·定窯白釉五足熏爐

  一級文物

  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

  高17.9cm,口徑10.6cm,底徑11.2cm

  定州博物館藏

  胎白質(zhì)細堅致,釉色潔白有垂漿淚痕。蓋內口沿平,托底無(wú)釉。采用堆貼和劃花技法。

  將軍盔式蓋,上有受花寶瓶剎頂,蓋沿侈出,剎頂與蓋相通,蓋壁和瓶腹環(huán)周有六個(gè)交錯的桃形煙孔。爐身盤(pán)口、寬沿,腹斜直,折為平底,底內下凹。爐身下塑貼有五個(gè)獸面銜環(huán)蹄足,頭貼于爐腹,足踏環(huán)形平托。燒制前爐置于托有明顯的錯位,腹部弦紋二道。

  宋·定窯白釉刻花洗

  一級文物

  漳縣徐家坪汪氏家族墓出土

  甘肅省博物館藏

  高3.6cm,口徑14.8cm,足徑8.9cm

  侈口,弧壁,矮圈足。通體施白釉,釉色白中閃黃。芒口。內底刻折枝菊花紋,器底中間豎刻“復古殿”三字,復古殿為南宋臨安大內燕閑及收藏古籍之殿,紹興二十八年(公元1158年)始建。后遭焚而復建。這件器物為南宋復古殿所藏舊器,元代由鞏昌汪氏收藏并隨葬于墓中。

  五代·定窯白釉“新官”款大碗

  一級文物

  高5.7cm,口徑23.7cm,底徑9.7cm

  定州博物館藏

  胎白輕薄堅致,釉色潔白,溫潤光亮。碗口呈五瓣葵花形,碗壁微弧,內外滿(mǎn)釉,素面,圈足內刻畫(huà)行書(shū)“新官”二字,稍有折腰,窄圈足。

  宋·定窯白釉開(kāi)光刻牡丹紋如意形枕

  一級文物

  縱16.2cm,橫22.2cm,高11.3cm

  定州博物館藏

  胎白堅致,枕如意形,枕面菱形開(kāi)光,內剔刻一盛開(kāi)的牡丹花,周?chē)梼蓷l邊線(xiàn),枕壁四周模印纏枝蓮紋,每個(gè)蓮蓬上都有一姿態(tài)不同的童子。蓮莖上也有童子相戲,活靈活現,栩栩如生。此枕采用了剔花、劃花、模印等技法,工藝精美,內容別致,屬枕中精品。

  北宋·定窯白釉雙耳貼像爐

  一級文物

  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

  定州博物館藏

  高5.6cm,口徑8.5cm,足徑5.1cm

  胎白質(zhì)細,內外垂漿淚痕處閃青,足底無(wú)釉,采用模印和堆貼技法。大口短頸,鼓腹內收,口外附二個(gè)對稱(chēng)的環(huán)形耳,耳根部飾三個(gè)鉚釘形圓餅,兩耳間各貼五個(gè)怒目圓睜的頭面像。

  五代·定窯白釉盤(pán)口瓶

  一級文物

  高33.1cm,口徑9.1cm,底徑10.3cm

  定州博物館藏

  胎質(zhì)潔白細膩,釉色光潔瑩潤,呈乳白色,微泛青,施釉至圈足,微顯垂釉痕。盤(pán)口,直唇,漏斗形長(cháng)頸,頸與肩接合處作凸弦紋一周,最大徑靠近肩部,腹下微收至底,圈足,外侈,底無(wú)釉。從圈足在燒制中開(kāi)裂現象觀(guān)察,當為上部器物成型后再接合圈足而入燒。北方遼墓曾有同類(lèi)器物出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