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代《醫藥簡(jiǎn)牘》 我國最早的醫藥原始文物
  • 時(shí)間:2024-06-27
  • 點(diǎn)擊:0
  • 來(lái)源:蘭州晨報

  中醫被稱(chēng)為中國三大國粹之一,中醫藥文化是中華文明中一顆璀璨的明珠。武威《醫藥簡(jiǎn)牘》作為一部簡(jiǎn)牘版醫籍,豐富了我國的醫學(xué)遺產(chǎn)。從其豐富的內容窺見(jiàn)中醫是古人與疾病斗爭中不斷積累的寶貴經(jīng)驗。它的重見(jiàn)天日為中國醫學(xué)史的研究提供了珍貴的一手材料。

  它既是文字文獻,又是文物真品,各種歷史信息并存,體現著(zhù)甘肅這個(gè)絲路重鎮在古代文化中的獨特地位。甘肅是全國出土漢簡(jiǎn)最多的地區,然而如著(zhù)名的《流沙墜簡(jiǎn)》與《居延漢簡(jiǎn)甲編》有關(guān)醫藥的記載卻非常有限,武威《醫藥簡(jiǎn)牘》豐富完整的內容成就了其國寶級文物的地位。

  醫藥簡(jiǎn)牘?漢代,1972年武威市旱灘坡漢墓出土,共計92枚,其中木簡(jiǎn)78枚,木牘14枚。松木削制。簡(jiǎn)文每簡(jiǎn)1行,牘2—3行,多者達6行。從簡(jiǎn)牘上遺留的痕跡看,簡(jiǎn)有三道編繩,先編而后書(shū),78枚簡(jiǎn)為一卷冊??煞譃閮煞N:一種寬度為1厘米,簡(jiǎn)的邊側有鍥口,簡(jiǎn)文內容是醫治內科、外科、婦科及五官科的醫方,還有針灸方面的刺療醫術(shù)及禁忌;另一種寬度為0.5厘米,簡(jiǎn)的邊側無(wú)鍥口,內容是醫治各科疾病和疑難癥的醫方。?牘有二道編繩,先書(shū)而后編,14枚牘為一卷冊。簡(jiǎn)書(shū)內容豐富,抄錄當時(shí)驗方,保存完整和比較完整的醫藥方有30多個(gè),涉及內科、外科、婦科、五官科、針灸科等,處方中所列藥物近百味。有些藥方還詳細記載了病名、病狀、藥物、劑量、制藥方法、服藥時(shí)間、用藥方式、針灸穴位以及注意事項等,是研究漢代臨床醫學(xué)、針灸學(xué)和藥物學(xué)的重要資料。  

  1.老中醫的陪葬品

  武威旱灘坡,是緊依祁連山北麓的一塊臺地,這里曾被認為是塊風(fēng)水寶地,有歷朝歷代墳冢百萬(wàn)多座,也因此形成了以蓮花山為中心向南北延伸的旱灘坡古墓群。1972年,旱灘坡興修水利工程時(shí),發(fā)現該坡地東部一條山溝西岸的這座墓葬。隨后,甘肅省博物館及當時(shí)的武威縣文化館對這座土洞式墓進(jìn)行了清理。

  據推測,墓主為一老年男子,棺前豎木質(zhì)鳩杖一根。漢代有“七十賜王杖”的尊老制度,由此判斷,墓主為鳩杖主,年齡至少在70歲。在墓主頭頂部,一麻質(zhì)囊袋內裝有木質(zhì)簡(jiǎn)牘一束,經(jīng)整理出土簡(jiǎn)牘共有92枚。從簡(jiǎn)牘所載內容看,全部為有關(guān)醫學(xué)的記載。

  自此,一位懸壺濟世、妙手仁心的老中醫形象呈現在我們眼前。隨葬醫藥典籍應是他長(cháng)期醫療實(shí)踐的經(jīng)驗總結與心得記錄,其中匯集了當時(shí)有實(shí)用價(jià)值的驗方,其內容涉及臨床醫學(xué)、藥物學(xué)、針灸學(xué)等中醫基本學(xué)科。

  他的一生對醫藥研究頗深,他將畢生所學(xué)及實(shí)踐經(jīng)驗中所遇疑難雜癥的方劑當作日志一樣,記錄在漢簡(jiǎn)之上,死后隨葬身邊,可見(jiàn)此簡(jiǎn)之于他是真愛(ài)。

  也正因西北氣候干燥少雨,簡(jiǎn)牘出土時(shí)才墨跡如新,我們方可在兩千年后一睹真容。這位老中醫恐怕也不會(huì )想到,他在竹簡(jiǎn)之上留下的墨跡,卻給2000年后的我們打開(kāi)了一扇了解古代醫學(xué)的窗口。

  2.數量多而且內容豐富

  《醫藥簡(jiǎn)牘》一經(jīng)出土便引起廣泛關(guān)注。它不僅是考古學(xué)上一項重大發(fā)現,更是我國醫學(xué)史上的一件大事。我國醫學(xué)歷史悠久,1949年后,考古人員發(fā)現了一批批秦漢簡(jiǎn)牘,其中不乏醫藥學(xué)方面的珍貴資料,它們開(kāi)闊了學(xué)者視野,促進(jìn)了古醫藥學(xué)研究。而此簡(jiǎn)不僅在數量上遠超其他漢簡(jiǎn),而且內容極其豐富。

  此簡(jiǎn)保存醫藥方30多個(gè),包括了針灸、內科、外科、婦科、五官科、藥價(jià)等多方面內容,處方中所列藥物近百味,記載了各科的病名、病狀、藥物、劑量、制藥方法、服藥時(shí)辰和藥量、生活禁忌,以及藥方主治名稱(chēng)等,足見(jiàn)我國古代醫學(xué)在當時(shí)已經(jīng)形成了較完備的科學(xué)體系?!夺t藥簡(jiǎn)牘》出土為研究民族醫學(xué)史的生理、解剖、方劑、病名、治療、養生等諸學(xué)科,提供了第一手科學(xué)資料。

  此簡(jiǎn)就其時(shí)代推斷,上限約在東漢早期。因此這些醫方不僅在東漢時(shí)治病施用,?東漢以前的醫學(xué)經(jīng)驗也傳留其中。簡(jiǎn)上所記的約一百味藥物名稱(chēng),?除少數藥名不識外,?多數均見(jiàn)于《神農本草經(jīng)》,?張騫通西域后引入的藥物,?簡(jiǎn)中均未見(jiàn),?說(shuō)明《醫藥簡(jiǎn)牘》保存著(zhù)漢代早期的醫學(xué)遺產(chǎn)。

  我國醫學(xué)遠在春秋戰國時(shí)期已有很大的發(fā)展。漢代科學(xué)、天文歷法及其他文化方面的進(jìn)步很突出,為漢代醫學(xué)的迅速發(fā)展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據《漢書(shū)·藝文志·方技略》記載,當時(shí)有關(guān)醫藥的著(zhù)作就有醫經(jīng)七家,?經(jīng)方十一家,?共四百九十卷?!饵S帝內經(jīng)》僅是其中的一種,?它是一部醫藥理論著(zhù)作,總結了先秦的醫學(xué)思想和治療原則,不載藥物配方;而《神農本草經(jīng)》為最早的藥物學(xué)經(jīng)典,匯集先秦醫療實(shí)踐中的中藥名目,但不舉方劑;后世醫家尊《傷寒論》及《金匱要略》為方書(shū)鼻祖,其原型《傷寒雜病論》著(zhù)作早已佚失,1973年長(cháng)沙馬王堆漢墓出土的《五十二病方》,是我國現存最早的醫方著(zhù)作,約成書(shū)于戰國時(shí)期。

  而中醫學(xué)界認為《醫藥簡(jiǎn)牘》的內容相較而言更完整、更具體、更明確。這部醫藥典籍體現了我國藥物學(xué)、方劑學(xué)從戰國到東漢初的長(cháng)足進(jìn)步。上述早期醫藥典籍都是經(jīng)過(guò)歷代輾轉傳抄修訂刊印,而《醫藥簡(jiǎn)牘》則是我國最早的醫藥原始文物,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漢代的醫藥水平和真實(shí)情況,它的可靠性不言而喻,也正是它成為國寶級文物的價(jià)值所在。

  3.簡(jiǎn)牘書(shū)法造詣深厚

  簡(jiǎn)牘作為漢字書(shū)寫(xiě)的載體,一般字多時(shí)寫(xiě)于編連成冊的“簡(jiǎn)”上;字少時(shí)則書(shū)于“牘”。?旱灘坡出土的這批《醫藥簡(jiǎn)牘》,使用了松木、楊木兩種材質(zhì),共計92枚,其中木簡(jiǎn)78枚,木牘14枚。

  簡(jiǎn)身明顯有三道編痕,分為寬、窄兩種。一種寬1厘米,共41枚,每簡(jiǎn)容35字,兩枚首簡(jiǎn)空白無(wú)字,如今天的書(shū)籍扉頁(yè)、封面一樣。一種寬0.5厘米,共37枚,因卷在內部,保存較好,字跡清晰,每簡(jiǎn)牘容納37字,末簡(jiǎn)尾題“右治百病方”五字。

  牘面無(wú)編痕,多書(shū)寫(xiě)兩面,每面容字多為兩行以上,最多者有六行,每行容字33字左右?!夺t藥簡(jiǎn)牘》不僅在醫學(xué)史上彌足珍貴,也為考察古代簡(jiǎn)牘制度提供了難得的實(shí)物資料。

  《醫藥簡(jiǎn)牘》的文字為豎行墨書(shū),書(shū)體以隸為主,兼用章草。運筆練達、灑脫自如。嚴謹中露飄逸,寫(xiě)意又不失規整。書(shū)法家善用“率意、質(zhì)樸、粗獷、雄健”來(lái)形容甘肅漢簡(jiǎn)的書(shū)寫(xiě)風(fēng)格,而這些特點(diǎn)在《醫藥簡(jiǎn)牘》中表現得淋漓盡致。除去它本身的醫學(xué)價(jià)值以外,《醫藥簡(jiǎn)牘》在書(shū)法藝術(shù)方面也堪稱(chēng)稀世之作。

  奔流新聞·蘭州晨報記者?荊雯


上一篇:沒(méi)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