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杖簡(jiǎn)》,漢代敬老養老制度的權威實(shí)證
  • 時(shí)間:2024-06-26
  • 點(diǎn)擊:0
  • 來(lái)源:蘭州晨報

  簡(jiǎn)牘是對我國古代遺存下來(lái)的寫(xiě)有文字的竹簡(jiǎn)與木牘的概稱(chēng)。如“冊”“篇”“編”“連篇累牘”“韋編三絕”“罄竹難書(shū)”“開(kāi)卷有益”等詞語(yǔ),都與簡(jiǎn)牘有關(guān)。在紙發(fā)明之前的相當長(cháng)的時(shí)間里,簡(jiǎn)牘是文字書(shū)寫(xiě)的主要載體。而各地簡(jiǎn)牘的出土,彌補了傳世文獻的缺失。

  這組竹簡(jiǎn)上的文字詳細記錄了漢代關(guān)于“王杖”的內容。由于簡(jiǎn)上無(wú)編號,出土時(shí)次序已亂,史學(xué)界稱(chēng)其為“王杖十簡(jiǎn)”。王杖簡(jiǎn)的內容豐富、字跡清晰、次第分明,既有尊老養老、高年賜杖的明確命令,也有撫恤鰥寡孤獨廢疾之人的具體法規,反映了漢代對待老年民眾的寬厚、仁愛(ài),一經(jīng)出土就引起史學(xué)界的轟動(dòng),它與一同出土的彩繪木鳩杖成為我國古代敬老養老制度最具權威性和系統性的實(shí)物見(jiàn)證。

  王杖簡(jiǎn),漢代,出土于武威市磨咀子漢墓。共計10枚,松木削制。兩道編繩,先書(shū)后編;墨書(shū)隸體,字跡清晰。每枚簡(jiǎn)容字多者37字,少者6字,共240字。其內容記載了東漢永平十五年(72年)幼伯受王杖事,并錄建始二年(前31年)九月“年七十受王杖”的詔書(shū)與河平元年(前28年)毆擊王杖主當棄市的令。

  1?漢代養老制度體系形成

  《漢書(shū)·禮儀志》記載,漢明帝在位期間,曾主持過(guò)一次祭祀壽星儀式,還安排了一次特殊的宴會(huì ),與會(huì )者是清一色的古稀老人,普天之下年滿(mǎn)70歲,無(wú)論貴族還是平民都有資格成為漢明帝的座上客。盛宴之后,皇帝還贈送酒肉谷米和一柄做工精美的木鳩杖。高年以賜王杖,可見(jiàn)漢代已經(jīng)具備了尊老、養老、撫恤鰥寡孤獨廢疾之人的制度法規,由這些制度更能看出當時(shí)尊老敬老的良好社會(huì )風(fēng)氣。此風(fēng)尚綿延千年不息,終于生長(cháng)為華夏民族血脈中至為珍貴的文化傳承。

  然而在傳世典籍中,并沒(méi)有對于具體受養者的記載,《王杖簡(jiǎn)》的出土,向世人展示出漢代養老政策的具體情況。簡(jiǎn)文規定,對70歲以上的老人“耆老高年,贈王杖”以此作為受敬受養的標志,《王杖簡(jiǎn)》還明確規定了對受王杖者的敬養、保護條例以及對違令者的處罰原則。受王杖者享有相當于“六百石”官吏的政治待遇,允許行走于天子專(zhuān)用“馳道”的旁道,可以出入官府郎第,對老人觸犯刑法而非重罪者也給予寬免。嚴禁惡吏侵擾老人,“有敢征召、侵侮者”,以“大逆不道”論罪,并有多例地方官吏欺侮老人而被判處死刑的記載。對孤、獨、盲、侏儒等老弱殘疾,只要具備一些勞動(dòng)能力,就鼓勵他們從事生產(chǎn),不收田租、市賦,不服徭役,使他們得以自存自立。在屢禁民間酤釀的同時(shí),政府還允許孤寡老人在市場(chǎng)上列肆賣(mài)酒,以獲得較為豐厚的收益??梢钥闯?,漢代尊老、養老、護老制度已形成體系。

  2“贈杖”遺俗延續至明清

  與《王杖簡(jiǎn)》同時(shí)出土的還有一件精美文物彩繪木鳩杖,這只臥姿木質(zhì)鳩鳥(niǎo),雙目平視,紅、黑二彩繪出羽毛。鳩腹下有圓卯眼以納杖。杖身上端較下部略細,光滑堅實(shí),為木之本色,無(wú)繪飾。它應該是墓主生前使用的手杖,也是世人所能見(jiàn)到的所有漢代木鳩杖中,彩繪保存最完整的一件。

  《后漢書(shū)·禮儀志》載,“年七十受王杖”,意思是要給七十歲以上老人授予王杖,杖長(cháng)九尺,頂端飾鳩鳥(niǎo)。所謂“耆老賜鳩杖,孝道永流傳”。有人可能會(huì )想,林中百鳥(niǎo),為何偏偏選擇“鳩鳥(niǎo)”著(zhù)于王杖首?漢代學(xué)者應劭曾記載一個(gè)有趣的故事:漢高祖劉邦和項羽打仗,劉邦被打敗了,項羽緊追不舍,在萬(wàn)分緊急的情況下,劉邦躲藏在灌木叢中。當時(shí)正好有一只斑鳩鳥(niǎo)落在樹(shù)上,而且不斷鳴叫。項軍趕到,理所當然地認為樹(shù)下無(wú)人,否則斑鳩鳥(niǎo)不會(huì )自由自在地鳴叫。由于有斑鳩打掩護,劉邦終于脫險。又有傳說(shuō)鳩為不噎之鳥(niǎo),刻鳩紋于杖頭,可望老者食時(shí)防噎。

  《后漢書(shū)·禮儀志》載,“玉杖,長(cháng)(九)尺,端以鳩鳥(niǎo)為飾。鳩者不噎之鳥(niǎo)也,欲老人不噎?!彼?,等到劉邦當了皇帝,為了紀念這只不同尋常的鳥(niǎo),就做了鳩杖用來(lái)幫助行走不便的老人?;实圪浰偷哪绝F杖又稱(chēng)王杖,受鳩杖的人相當于俸祿六百石糧食的官吏,要受到社會(huì )的尊敬,可以自由出入官府,可以在天子道上行走,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借口侮辱、打罵和虐待,有敢違抗者,以“大逆不道”罪公開(kāi)斬首。鳩杖在先秦時(shí)期是長(cháng)者地位的象征,漢代更是以擁有皇帝所賜鳩杖為榮。

  這種為七十歲以上老人贈杖的遺俗一直延續到了明清。清代對玉鳩杖首有文獻記載,《清高宗御制詩(shī)文集》中曰:“鑄銅及削玉鳩首杖頭為養老,漢朝制貢珍西域馳因他食葚譬,啟我教民,思設曰資扶策,將留待異時(shí)?!鼻』实蹠r(shí),清宮藏有漢代的青銅和玉的鳩杖首,當時(shí)乾隆皇帝還命工匠用上好的新疆和田玉仿制,現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乾隆皇帝八旬壽誕時(shí),有大臣給乾隆皇帝的壽聯(lián)就用了鳩杖作典:“鳩杖作朋春宴飫,鶯衣呈舞嘏詞新”。所以民間給老人做壽時(shí),也有“坐看溪云忘歲月,笑扶鳩杖話(huà)桑麻”的壽聯(lián)。

  3?唐朝有就官辦養老院

  其實(shí),早在先秦時(shí)期,中國人就意識到了養老的重要性。不僅漢代,朝廷從政策方面開(kāi)始優(yōu)待老年人,到唐代,因為國力強盛,養老制度越來(lái)越完善,除繼承了漢代給老人“賜杖”“免稅”等做法,還為防止出現“空巢老人”,在法律上規定,“諸祖父母、父母在,而子孫別籍異財者,徒三年?!币馑际?,家中有老人,子孫不能遠走他鄉,讓父母孤苦無(wú)依,就要被治罪。

  除此之外,還實(shí)行“補給侍丁”制度,官府免費給民間老人安排侍丁,《新唐書(shū)·食貨志一》就曾記載:“侍丁孝者免徭役”。而且朝廷還派遣專(zhuān)人管理養老機構,悲田養病院等機構就是在武則天時(shí)期建造的養老機構,專(zhuān)門(mén)收容孤寡老人。

  到了宋代,這種或稱(chēng)“福田院”,或稱(chēng)“居養院”的官辦慈善性質(zhì)的養老院越來(lái)越多,甚而民間也興修養老院。元朝也延續了收養救助制度,在當時(shí)各路設立養濟院一所,救助、收養“諸鰥寡孤獨、老弱病殘、窮而無(wú)告者”。

  明、清兩朝的養老院仍如南宋、元朝一樣,稱(chēng)為“養濟院”,朝廷繼續發(fā)展官辦、民辦等各種形式的社會(huì )養老機構。明代朱元璋上臺后,曾先后兩次頒發(fā)詔令,實(shí)行孤貧老人終身養老。一次是明洪武十九年(公元1386年),一次是明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也繼承漢代的“賜杖”制。清朝除了部分繼承前代的養老制度,還格外重視古老的“賜食”制度,多次大擺“千叟(首)宴”,尤以乾隆年間為盛,請全國各地的老人到皇宮里去吃大餐,以此顯示皇帝治國有方,太平盛世,并表示對老人的關(guān)懷與尊敬。

  正是這些漢代尊老養老制度的實(shí)物出土,讓我們了解了中華孝文化的重要內容,也對后世產(chǎn)生著(zhù)深遠的影響。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美德,更是當代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奔流新聞·蘭州晨報記者?荊雯